4008-060-979
企业文化
Halfaya随笔
2014-12-05

已经提笔好几次了,可每次都是“下笔前文思泉涌,下笔后欲言又止”。并非无话可说,而是Halfaya之行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,唯恐遗漏哪怕一丁点唯美的片段。所以,思前想后,还是随心而作。

2014年12月5日下午,我和Tony哥第一次踏上Halfaya征程,但由于我的迪拜签证出了点小插曲,在上海同美亚、耀华“会师”后就折返了。当时心里确实有点小遗憾,但想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因为我是12月1日接到“西征”通知的,5天时间要把MESH的整套流程烂熟于心着实有点吃力,心里直发虚。正是这个小插曲帮我多争取了一周的时间,在这里,我也想对健康哥、卢甸、翔宇、王峰以及树伟等同事的耐心指导与帮助表以谢意,正是他们让我对Halfaya之行充满了信心和底气。

2014年12月13日下午,我和Tony哥再次踏上Halfaya征程,一路上Tony哥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:能明运气真好,第一次坐飞机就体验了A380这种世界上最大的客机(PS:其实,我心里也是美滋滋的,哈哈)。2014年12月14日下午,我们同马爷、鲍司令顺利在Halfaya小机场“会师”,我到现在都能记得马爷和鲍司令当时那激动而雀跃的神态,也正是在那一刻我深刻体会到了古人为什么把“他乡遇故知”列为人生四大喜事之一。

我们下榻的营地是CPP里面的PMT,初到CPP的时候看到门口这赫然醒目的三个字母让我心里一颤,心想中石油真是土豪,弄这么大一个营地搞C++(C Plus Plus)编程,后来才知道应该翻译成China Petroleum Pipeline Bureau(中石油管道局)。PMT纠结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,令人觉得既神秘又敬畏,因为每次我们从CPP叫车的时候只要说我们住PMT,那车来的真叫一个快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宿舍抽屉里看到了一份关于MOC和CPP的MOEP项目报告,这才把所有疑惑都解开了:PMT即COMPANY PROJECT Management Team(公司项目管理组);MOC即Missan Oil Company(米桑石油公司),是伊拉克当地的石油巨头之一,也是进出整个Basecamp的免检对象之一,米桑则是伊拉克的一个省份;MOEP即Missan Crude Oil Export Pipeline Project(米桑原油对外输出管道项目);报告中还提到了一个和PMT类似的部门PMC,即PROJECT Management Consultant(项目管理咨询),专门提供所有项目的咨询服务。我们的宿舍是高大上的“集装箱”,空调、冰箱、电视、盥洗室一应俱全,空调和排风扇24小时不间断运行,绝对的“恒温恒氧”,比朗诗的科技房靠谱多了,至少我从未看到有人维权过。在这里,你绝对不用为吃喝犯愁,牛羊肉俨然已成家常便饭,带鱼、烤鱼、虾、螃蟹、大盘鸡、烤鸡腿、炸鸡翅、时令蔬菜、各式点心和饮料应有尽有。我个人不挑食,不论中餐还是阿餐都能hold住,在那里50天喝的饮料比国内一年喝的还多。

我们在Halfaya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围绕“on demand”展开的,无论是配合无锡团队进行的一系列测试,还是针对安保部门、IT部门以及生产部门的需求所做的各种工作,皆是如此。我们时常打趣地说:“我们就是Halfaya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相比于前几批次的将士,我们幸运很多,这个季节恰逢Halfaya的春季,气温适宜、天朗气清、惠风和畅、碧空万里。尽管如此,我们依旧没有懈怠,没有被安逸的生活所累,没有忘记自己肩上的重任,Halfaya每一个有可能部署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印记,为后期实地部署留下了宝贵的参考数据。

说到伊拉克的风土人情,我想莫过于“真诚”和“热情”,他们从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而去刻意迎合对方,好就是“good”,不好就是“no good”,就这么简单。就拿上次亚洲杯中国VS澳大利亚来说,一个sidika(谐音,译为朋友)跟我说:“Chinese football no good,but Chinese good。”虽然是很简短的一句话,但对我却是一种深深的触动。伊拉克人的热情是无人能敌的,他们就像一面镜子,不论认不认识,只要你给他一个“激励”,立马就会得到“响应”。如果遇到会英语的还好,不然habibi(谐音,译为亲爱的)、sidika之后就只能用body language了。如果某个伊拉克人和你行了“贴面礼”,那么恭喜你,他会把他所有的朋友都介绍你认识。

Halfaya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它的三大奇观:第一大奇观是“日月同辉”,在下午三点左右,太阳与月亮遥空相对,甚是壮观;第二大奇观是“孤烟落日”,太阳落山的时候又大又圆,天际都是一片火海,这时你看看东边CPF(Central Processing Facility,中央处理站)的火炬,再看看西边的落日,你就会想到王维在《使至塞上》中那句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甚是唯美;第三大奇观是“七彩祥云”,此奇观只有在傍晚时才能偶尔看到,每当这时我们都会说:“It’s a nice day!”甚是欣喜。

要说此次Halfaya之行有没有遗憾,我想那就是没有看到孔雀开屏。呵呵,废话貌似有点多了,欲知后事如何,悉听下回分解。随笔附上一些美图,以飨诸君。



版权所有© 儒安物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  沪ICP备19043574号-2